前言

大熊貓作為我國的國寶 ,而 “祥祥” 作為 中國保護大熊貓研究中的首批人工繁殖的大熊貓之一。



從它出生的那一刻,它的肩上就背負著 “特殊”的任務。

可誰又能想到,不到一年的時間, 茁壯的祥祥竟然永遠的離開了我們, 飼養員劉斌更是一夜白了頭。



這其中究竟發生了什么?“特別任務”又是什么?

大熊貓“祥祥”

2001年,祥祥和它的雙胞胎哥哥"福福"降生于中國保護大熊貓研究中心。



兩兄弟一出生就到了奶爸劉斌的手中, 劉斌對待祥祥就如同自己的孩子,兩人形影不離,祥祥也把劉斌當成了 “親生母親” 般親密依賴。

在劉斌的精心呵護下,祥祥漸漸長大,性格溫順親人,是一只很討人喜歡的大熊貓。



因為從小養成的習慣, 祥祥很喜歡黏著劉斌 ,每天不是跟在他的屁股后面討要食物,要么就是纏著劉斌陪自己玩耍。

而祥祥在食物上還是非常挑剔的, 吃竹子只吃最新鮮的竹子,稍微有點不新鮮,祥祥壓根碰都不碰。



但這樣的生活并沒有持續太久,當初 人工繁殖大熊貓最初的目的就是 將它們野化,再放回大自然,增加野生種群數量 。

2003年,我國史無前例的大熊貓野化培訓工程正式啟動, 祥祥憑借其優秀的體格和健康狀況成為首批入選者之一,開啟了它的"新生"之路。



從此,祥祥告別了溫室般的圈養生活,開始了漫長而又艱辛的野化培訓。

殊不知這次 “野化培訓” 將是祥祥一生中的 “噩夢” 。



祥祥的兩期野化培訓

2003年7月, 年僅兩歲 的祥祥被帶到了4川高山區的第一期野化培訓基地--- 一個被鐵絲網封鎖,面積達2.7萬平方米的天然森林圈養場。



周圍枝葉茂密、溪流潺潺,到處都是祥祥從未體驗過的自然原聲。

這一刻,祥祥看著面前的場景,似乎知道了什么, 它緊緊的抱住劉斌的雙腿,怎么拽都拽不開。



劉斌不斷地安慰祥祥,可效果并不明顯,祥祥依舊抱著劉斌的大腿,可最終在工作人員的操作下,祥祥和劉斌還是被分開了。

隨后祥祥被關到了這個自然的圈養區,這時的祥祥似乎感覺出來了 自己是不是被拋棄了 。



起初,祥祥顯得非常無助,它從沒有面對過如此場景,沒有人的照顧,沒有人的陪伴,讓它感到十分孤獨。

而初次獨自生存的祥祥似乎連喝水吃飯都是問題,面對著窘迫的環境, 祥祥坐在原地祈求有人給它送吃的。



就這樣時間過了幾天,工作人員的現身讓祥祥看到了希望, 祥祥以為他們是要帶自己回去的。

可想想怎么也沒想到,他們只不過是 將新鮮的竹子和食物丟進了圈養區,然后就離開了。



也許是自身的生理需求,吃完工作人員送來的食物之后, 祥祥開始了自主尋找食物,尋找水源,以及學習糞便標記領地。

而在這一次的野化培訓中,有一次劉斌前來看望祥祥,可就 當劉斌想要靠近的時候,祥祥竟然 向他怒吼,不允許劉斌靠近自己 。

參考資料:《大熊貓百科丨回“家”!野放先驅“祥祥”》. 新華網. 2017-11-30[2023-02-26].



也許是祥祥心中已經認定了 當初就是劉斌拋棄了自己的原因吧。

劉斌看著此時眼前的祥祥似乎感到有些陌生,心有也有著不少欣慰與心酸,欣慰是祥祥的成長,心酸是兩人的感情已經漸行漸遠了。



就這樣,祥祥經歷了一年的第一階段培訓,這時的祥祥多多少少已經有了獨立性,

可第一輪訓練結束, 祥祥將面臨的則是更為嚴厲的 “野性訓練” 。



在2004年9月,祥祥被送往一處 海拔有著2480米的野化培訓基地 ,這里的 面積達到24萬平方米 ,而且這地的地形復雜,環境條件更是非常嚴峻。



可面對如此嚴峻的挑戰,祥祥展現出了自己超長的適應能力。

經過第一期的訓練,祥祥已經擁有了一定的獨立能力, 它會自己筑巢,自己尋找食物水源以及用糞便標記自己的領地。

參考資料:《大熊貓的野化放歸路》 2018-09-07 08:27·新華網



而且在當時,這個第二期培訓基地更是經歷了 十年一遇的特大暴風雪 ,面對如此復雜的自然災害,想想竟然安然無恙的度過了。

劉斌得知這一消息甚是歡喜,但接下來,讓劉斌怎么也沒想到的是, 當他再次見到祥祥的時候, 祥祥已經沒有以前善意可愛的笑臉,臉上只有兇神惡煞的表情。



甚至此時的祥祥對于領地十分看重,壓根就不允許劉斌進入自己的領地一步。

眼看祥祥無所畏懼的勇猛樣子,連科研人員都紛紛向它豎起了大拇哥, 認為它已經完全具備了野外獨立生存的各種能力。

參考資料:《我國人工繁殖大熊貓野化成功 即將放歸自然. 中國政府網》. 2006-03-29[2023-02-26]



于是, 在2006年4月,大家做好了最后的放生準備...

放生野外后的遭遇



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,2006年4月,祥祥準備著最后一次體檢,這次體檢過后,祥祥將邁入大自然的環境之中。

在出發之前,科研人員為祥祥帶上了 沉甸甸的 GPS追蹤項圈 。



一切就緒之后,祥祥被送往了 臥龍自然保護區的“ 五一棚 ”區域 ,這個區域中生存著 4個野生大熊貓。

緊接著,祥祥在劉斌以及工作人員的目光之下走入了這個貓咪的樹叢之中,對祥祥來說這也許是徹底放生的時刻吧,新的人生也就此開啟。



劉斌看著逐漸遠去的背影,心中更是百感交集,作為曾將飼養祥祥的奶爸, 他希望祥祥能夠快樂的生活下去,將自己的基因傳播下去。

可劉斌怎么也沒有想到這次的分別 有可能是最后一面了 。



隨著祥祥在外生存了一段時間,意外發生了, 祥祥佩戴的GPS項圈出現了異常 ,于是工作人員連忙前往查找。

經過一番尋找,在一處偏僻的角落發現了祥祥,它遭受到了 野生大熊貓的攻擊,傷勢嚴重,祥祥背部的皮毛更是被扯掉一大塊,耳朵后面的傷口更為嚴重,都已經化膿了。



聽聞消息,劉斌心急如焚連忙趕到現場,看到眼前的一幕, 劉斌淚如雨下,看著自己的從小照顧的“孩子”,如今卻被毆打的遍體鱗傷,他此時的心更 是心如刀絞。



隨后劉斌不忍心再讓祥祥被放逐,可是劉斌只是一位飼養員無法決定領導的決定,劉斌只能默默祈禱祥祥能夠安然無恙。



就這樣, 經歷了 8天 對祥祥的 簡單治療 ,祥祥拖著疲憊的身體再一次前往野外,祥祥知道也許這是最后一次了,頭也沒回的離開了。

參考資料:《人類首只放歸野外的圈養大熊貓不幸死亡. 中國政府網》. 2007-05-31[2023-02-26].



可上天并不如愿, 僅僅過了一個多月,祥祥身上的GPS定位信號再次丟失 ,工作人員們也開始著急了,經過一個月的尋找,在2007年2月的一個雪天, 祥祥的遺體被發現了 。



它孤零零地倒在林間一片雪地上,身上的傷痕累累,經過檢查,專家認為祥祥很可能是在 與野生同伴爭奪領地和食物時,不慎從高處跌落而身亡。

參考資料:《首只放歸野外圈養大熊貓奪食時不幸摔死(圖)》. 北方網. 2007-05-31[2023-02-26].



當這個消息傳出時,所有人都陷入了無盡的震驚和自責之中, 這只年僅6歲的大熊貓,付出了生命的代價,只為了一個 "重回自然" 的理想。

而作為祥祥的奶爸更是一夜白了頭,真是令人感到悲哀??!



結語

祥祥的不幸遭遇,猶如當頭一棒,令所有投身于大熊貓保護事業的人不得不反思: 我們的做法是否有失偏頗?我們是否忽視了圈養大熊貓回歸自然的巨大障礙?



在進行大熊貓野化工作時,選材環節是至關重要的一環, 我們不僅要考慮身體條件,還要深入了解每一只大熊貓的基因和天性 ,擇優而待。